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热搜词

浓情缱绻整夜

标签: 暂无标签
作者:凌霜降

凌霜降原创

长篇小说

浓情缱绻整夜w1.jpg

无罪谋杀

第34集

作者|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贝贝

浓情缱绻整夜w2.jpg

点击上方专辑可看全部已更情节哦

上集提要

“阿希。昨天晚上,她跑了。”乌牧德低头吻她的头发,觉得她的味道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出哪儿改变了,但提起了觅觅,他还是很开心的:“我们的女儿,她很聪明。”他查了一下,是有人接应她的。

怀里一动不动的女人,听到他提起女儿,果然有了反应。他不禁猜测,她是否也参与其中。或者,她也只是阴谋的一个部分?

阅读本集

(前天的付费章节无法付费的宝宝请看文末的碎碎念。)71听到他提起觅觅,田希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但随便又放松下来了:在太国,如果说谁能与乌雅达抗衡,除了身后这男人不作他想。如果连乌牧德都无法把觅觅保护好,那么……“你是想让我保护她,才告诉我她的存在的对吧?我查过了,她甚至没有和你见过面。”说到这里,乌牧德心里又升起了一丝愧疚:“抱歉。”田希一生下女儿就将她送给他人抚养,并且多年不闻不问,甚至从不见面。这是为什么,乌牧德再迟钝,也能从最近乌雅达的疯狂行动中猜测到一二:“当年,她对你们做了什么,我会帮你还回去的。阿希。我发誓。我会帮你们还回去的。”“你还不回去的。”田希没有开口说过母女俩从不见面的原因,也没有说过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但乌牧德一直在找她,自然也是查过的。只是乌雅达对自己做的事情向来清洗得干净,只有一些细枝末节,让乌牧德窥见了当初的残酷:乌雅达在他离开之后便拘禁了田希,并且给她下药让几个男人日夜对她……谁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田希其实已经怀孕,乌牧德不知道田希和孩子是如何坚强才保住性命的,因为几乎整个孕期,乌雅达都令人给她注射毒品。田希最后逃跑的时候,几乎杀光了那座宅子里的人--她逃跑的时候,已经怀孕五六个月了,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后来又是怎么生下孩子回到Z国的?没有人知道。乌牧德查过,查不到。也问过,田希拒绝回答。乌牧德也能理解。一个异国孕妇,没有钱没有任何身份还乌雅达步步紧迫,她能活下来已经是在地狱里求生,逃跑与崛起那便更是……不管是身或心,都必定是难以言喻的惨烈。“阿希,给我一点时间。”他的语气已有些祈求。然而怀里的女人气息渐稳,似已入眠。他再次被这种两个人明明贴身相拥却似远远分离的感觉击中,恼怒,不甘,无可奈何,却不想放手。须臾,他轻轻起身沐浴穿衣,离开前,他俯身亲吻她:“我会把她找回来的。”床上的人丝毫未动,似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也未听到他低低的叹息。出了房门,乌牧德看了一眼始终站在门外的心腹,点头示意他再增派一些人手:“她不会死,也不会有任何事。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进去,也不要让她出来。”田希太聪明了。只有不让她与任何人接触,他才关得住她。已经有人在四处打草惊蛇地准备救她了――那个年轻的小子,真是非同一般的执着,他手下的那些暗桩,到底是田希埋下的还是那小子埋下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若都是那小子做的,这城府这手段,竟然与她如出一辙。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觅觅的血统,他几乎要以为那小子才是她生下的孩子了。乌牧德止不住心里有一丝妒忌,他甚至觉得,那小子有可能在觊觎他的阿希,或者是他的女儿。不行,不管觊觎哪一个,都不行。乌牧德盯上了林一,还不知道,他未开口认的女儿,早就有了自己的选择。海边的小木屋里,一声女人婉转的娇吟透窗而出,颤颤地和进吹来的海风中,与潮水之声和合与无形。“小觅。”顾寻仰躺着,扣着觅觅细腰的双手想更用力,却又顾忌着她受伤的肋骨未好不敢太用力,这令他手臂上的肌肉紧绷,似要从汗湿的皮肤里冲出来,就似他的欲望一般。他身上的女人似妖,睡了一夜,在天光微明时醒来,睁开眼睛便翻身坐过来开始特别的晨间运动。顾寻哪能拒绝得了她?任她酣畅淋漓地折腾了几回,这会儿算是药性稍除清醒过来了,她停了动作,一双眸子媚意横生:“我们以前是不是也做过很多次?”  72顾寻当真是被她问得呼吸一滞。此前因为她的激情,因为对她身体的熟悉程度,因为她愿意与自己做……他差点儿忘记了她已然失去记忆完全不记得自己的事实,她这么一问,便轰然将顾寻带回了残酷的人间。“很多次?”他骤然失落的眼神让觅觅有些不满,她俯身下去轻咬他:“为什么不开心?”她被毒品折磨得欲望很强,但是她并没有与男人做过爱的记忆。她清楚地知道这可能是她脑后那个伤口引起的失忆状况,她现在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凭直觉。她凭直觉觉得自己不想睡林一,她凭直觉觉得自己想睡眼前这个男人:“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你为什么找我?”顾寻被她问得眼神又是一黯,扣紧她细腰向上用力,听到她闷哼一声后,心里的郁闷消散了些:“我叫顾寻。今年二十九岁。我是你的男人。不论你去了哪儿,我都会去找你的。”他撞迷离了她的眼神,说出来的话,却一词一句都咬字清晰,生怕她记不住,更怕她再忘记了。她的反应一点也没让他失望,她虽然不记得了以前的事情,但她却还是那个荀小觅,尽管她现在正在睡他,却遵从于自己的本心:“不可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我的男人,自然需要我的承认才名正言顺。”“从昨天到现在,五次,还不能是你的男人吗?”顾寻有些恼怒,只想更用力。“……嗯,谁……是我的男人,我……需要认真考虑。”觅觅的声音都被他撞得有些碎了,但她的身体被欲望控制,不代表她的心就不清醒:“我爱的男人,才有资格成为我的男人。我现在……不爱你……嗯!”到最后,顾寻有些疯了。找了她一年,终于找到了,她不记得他就算了,连他与她的过去都要抹杀,他不疯才怪。但又是得忍着的。毕竟这个女人自由自在野蛮生长的样子,就是令他着迷的她的本真。床上谈判不成功,完事后,觅觅甚至不肯让顾寻帮她清理,自己去洗澡了。她心里也不太好受,但是要让她才认识没两天在催情药的作用下做了几次爱就和顾寻在一起,她也不太可能。她没了记忆。她不能别人说是什么就什么。感觉是感觉,万一感觉错了呢?卢大克来接两人的时候,被顾寻漆黑的脸色吓了一跳:这俩人在车上就缠一块儿了,这地儿是简陋了一点儿但小情侣最适合不过,今早他为了多给他们点充裕时间还特意来迟一些,怎么这两浓情缱绻整夜,还一前一后地走着笑都不笑一个?老七不是不行被嫌弃了吧?不可能呀,当初他手下带的兵,个个都壮实健康得很。觅觅一路上都不出声,向卢大克要了一部手机,就一直在搜索太国皇室的新闻来看,连一些八卦小报的花边谣言都不放过,终于还是被她猜出了端倪:1,从小不知道自己是王子的太国国王乌牧德也许在得知自己的身份之前就与乌雅达在国外认识,甚至有可能是恋人。真是惨得一比呀,有情人终成姐弟。2,自己有可能是太国国王的私生女。而她妈,就是那个被林一称为希姐的女人,可能是太国国王的情人,现在可能也被太国国王软禁中。这就说得通她之前遭遇的追杀和这次为什么抓了她却不虐待她的不同了。之前遭遇的追杀是长公主乌雅达干的。太国王室人丁超薄的,国王有一个皇后一个妃子,但却一个孩子都没有,要不是乌雅达生有一个王子,太国皇室都快绝后了。眼见着这绝后的国王竟然有一个私生女,妒忌加忌惮,不如弄死算了。这一次被绑架,一醒来就在豪宅大床上,是因为出手的是她的便宜爹,对于一个没有孩子的国王来说,私生女也是女儿呀,虐待弄死什么的也太狗了。所以就没对她痛下杀手也没严格囚禁,让她有了逃跑的机会。得了,这狗娘的人生,失忆就算了,搞来搞去自己还成了国王的私生女性命堪忧……想到这里,她转脸看顾寻:“你身手怎么样?”床上是可以的,就不知道下了床是不是也足够强。如果他也够强,她打算搞点大事,总不能一直都是她在前面跑着被人追来杀去吧?
未完待我明天来续

浓情缱绻整夜w3.jpg

第34集完

碎碎念

唠两毛

宝儿们,前天的收费章节急坏了很多苹果用户,我答应了免费更新,也不想对已经付费的宝宝不公平,所以决定12号在小小号更新,还没占座的宝宝长按下方二维先去占个坐吧,我今天唠了两毛钱磕还发了自拍照~:唠两毛,发自拍

浓情缱绻整夜w4.jpg

最后,可以话,给你们操心阅读量的婶儿一个在看或者一个赞吧,留言一条唠两句也好呀~么么胸哒~明天见哦。
公众号平台

写了 2437 篇文章,拥有财富 4874,被 0 人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