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热搜词

富养的女儿沦为暗娼,吓人了

标签: 暂无标签
作者:凌霜降

凌霜降原创

长篇小说

富养的女儿沦为暗娼,吓人了w1.jpg

无罪谋杀

第41集

作者|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贝贝

富养的女儿沦为暗娼,吓人了w2.jpg

点击上方专辑可看全部已更情节哦

上集提要

这个结论,让顾寻有些小窃喜。他甚至想期待,回到云城后,也许结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但贺君磊的一个电话,把他拉回了残酷的现实:“老七,你可真是给我扯出来两个大案子呀。”

顾寻凝神:“怎么?”

贺君磊:“来南城一趟吧,杀你姐姐的那个凶手,似乎出现了。”

阅读本集

85“当真?”“同样的手法。同样避开了所有监控。”贺君磊一想起验尸现场,还是觉得脑后发麻。顾寻的姐姐是在学生时期被杀害的,而且凶手以分尸的形式,把痕迹清理的十分干净,试想一个妙龄姑娘,被人杀死然后切成一片一片的肉片还排得整整齐齐,骨头内脏都仔细地清洗过甚至煮过,会是什么情形?太特么灭绝人性了!“我傍晚到。”顾寻沉了声音。仿佛感受到了他瞬间僵硬的肌肉,怀中原本诱人扭动的女人停了下来:“什么事?”“抱歉,不能陪你去云城了。我要去南城一趟。”顾寻低头看她,眼睛里都是期望,期望她会说一起去,但又知道,这其实是奢望。若是记忆还在的荀小觅,这没什么问题,她只要没事,都会愿意跟着他。但此刻的她,是已经失去了他们之间共同记忆的田觅觅,她有自己的思想与主意,她……不似荀小觅那般爱自己。而他,也没有强迫她的权利。“哦,那你去吧。”觅觅根本没抬头看他,她心里已经在盘算着,银行卡里的钱,她还能用来做什么,还有,林一所说的她的这个通缉犯身份应该怎么解决--她肯定是不想去坐牢的。她昨天订机票的时候,顺便搜索了一下,发现她的网上通缉令上的照片似乎被人换了。这是谁做的?林一?那可是比铁板钉钉还要刚的通缉令呀,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从这一点来说,觅觅感受到了护短,维护,与纵容。她觉得,自己若是个小女孩,照这么惯下去,是必然会长歪的。再说了靠山山倒,还是自己来靠谱点儿,觅觅决定利用银行卡里的钱,搞点什么实业或者物业,这样万一林一时候倒霉了,她好歹还有点自己的家产。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呀,普通人每月也就几千一万的工资,林一和她那个没见过面的娘随随便便就给她一张三千万的银行卡,又不是什么互联网巨头世界首富,这么多钱从哪儿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干净的好渠道。而且林一干的可是杀人的事儿,以后结局能好了去就怪了。这么盘算着,觅觅下定决心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你去吧。我现在有钱,会另请保镖的。”顾寻不禁黑了脸:你另请保镖,也另睡保镖么?觅觅有了主意,去拿手机退机票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伸出去的藕臂纤白修长,有着漂亮的肌肉线条,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擦过了顾寻的下巴,顾寻只觉得心里恼得很,却又拿她没有办法,只能翻身把人压下去狠狠地亲。但亲是亲了,做是做了,该走还是得走。现时已过中午,傍晚赶到海城,还真是多一分钟都不能留,顾寻穿好衣服,看着床上又疲惫睡过去的人儿露着半个雪白的肩背,惆怅得很,走过去掰过来又亲了一下,才发狠出了门。觅觅睡得很沉,梦里似乎有一些记忆碎片。一个男人半跪在她面前,很温柔地喊觅觅嫁给我。后来又变成了另一个男人,他坐在花园的摇椅上,把她抱过去亲着,看着她的眼神与吻,都热烈又销魂。还有一个男人,一直在喊觅觅救我呀。她找了许久,又不知道他在哪儿。还梦到了一个小女孩,天天早上趴到她床边喊她起床。可他们到底都是谁,她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醒过来的时候,她有一小会儿的恍惚,才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纵欲果然不好,连脑子都快糊掉了。手机里有一条顾寻的信息:“已到南城。有事给我电话。”觅觅一想到他生猛地把自己累得睡到现在,心里就莫名生了几条小火苗:什么她一个人的保镖!就是个人形泰迪!睡过就把她丢在酒店里!还有一条,不知道是谁发来的:“司机在楼下等你。花了钱,要做事了。”一看就是林一的语气,还说给她钱随便她做什么呢,就知道没有那么好的事。觅觅出了酒店,果然看到去机场接她的那名司机在等着,上了车,后座间隔的玻璃自动锁上,车载视频打开开始自动播放一则令人不适的画面:一个女人恶狠狠地用一根木棍在抽打两个瘦小的男孩!  86觅觅收到让她去做事的消息,就知道不会遇到什么普通人,但视频上的内容,还是恶劣到令她不由生出了愤怒:画面上的那个女人,似乎不管什么情形都在打孩子。吃饭的时候打,逛街的时候打,看病的时候打,睡觉的时候还打。被打的不一定是同一个孩子,但打孩子的却是同一个女人。几分钟的剪辑合集视频中,这个女人至少殴打过十个以上的孩童,高瘦胖矮从两三岁到十几岁的皆有,而且下手特别狠,从视频的画质与角度来看,应该都来自摄像头或者路人的手机,大部分都是室外的比较隐秘的角落,室外都能这么狂暴地打孩子,在没有监控也不会有人阻止的室内呢?果然,看完资料之后,觅觅对人性有了新的认识。打孩子的女人叫邓琳,家里的独生女,来自一个小县城,前半生过得算是顺遂富足,就是传说中那种穿最好的花裙子,别人家只能从电视上看钢琴,她家就买了钢琴还每周送到市里去学钢琴的那种被富养的女孩子。只可惜什么都学了点,但却又什么都没学好,父母的培养理念都是用尽全力砸所有的钱在女儿身上,什么都给更好的最好的,不能给也想办法给最贵的,希望培养出女儿的大小姐气质,长大后嫁入豪门当然更好,但绝对不会被男人随便给点什么就拐跑。爹娘的想法是很好,但没架住娇闺女养着养着就歪了,女孩到了懂得花钱的年龄,有了名牌想要更大的名牌,住了酒店要住最好的酒店,出过国就要去最花钱的国家,拿去交学费的钱,转手就变成了一个小到装不下一个手机的名牌包或者衣服首饰。邓琳父母不过是县城里的双职工小领导小康之家,哪堪这样的折腾,没两年,邓琳退了学回家当米虫,与父母的关系极恶劣,父母不给钱,她就能当街打父母,也不知道她的父母后悔没有,反正,他们某一天被发现双双在家烧炭自尽了。父母一死,邓琳就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只能靠出卖青春的肉体勉强维持生活。可小县城那么小,邓琳的名声很快就坏透呆不下去了。邓琳刚刚到了大城市的时候,也是第一时间选择了出卖肉体的工作,躺平就有钱赚,对她来说最容易,她还期望着能遇到有钱男人被包养。可惜她肤浅又贪婪,就是有冤大头上当,也很快醒悟将其抛弃。邓琳在各种折腾中青春飞逝,三十多,脸和身材都不如以前了,躺平似乎都很难赚到钱了。后来,她终于发现了商机――找离婚带孩的男人,先对男人与孩子表露出温情,然后慢慢掌握男人的薪水,把男人的积蓄掏光了没什么玩头了,就露出真面目,虐童,分手。也曾经被怜悯孩子的善心人报警带到JC局过,但邓琳痛哭流涕说了生活压力大自己又是后妈孩子不好管之类的,到最后也不了了之了。很多男人似乎对自己的孩子被打都视而不见,所以邓琳好像从虐待孩子中找到了快感,也总结出来了规律,她总是找那些本来不想要孩子却不得不要孩子的离婚男人,这样她怎么对孩子没人管。只要孩子没死,她怎么做都可以,万一死了,也能拿一笔保险,男人也大多数不选择追究,毕竟邓琳穷,孩子又是负累,死了倒没了负累了。而邓琳呢,在一片地方呆不下去了,就找新目标。随着离婚率越来越高,她能找到合适目标的机率也越来越大,十几年来,邓琳以这样的方式,虐待过很多孩子,其中,有三个是死亡的――没有报警记录只有死亡记录,孩子身上伤痕累累,但孩子的父母不追究,J方也没有办法立案。所谓的蛇蝎毒妇,也不过如此了吧?觅觅是看得义愤填膺,但是,她没忘记回复那条消息:“我上回不是做了何家那一单吗?这次不应该轮到我吧?”车载屏幕一闪,何艾绮的漂亮小脸出现了:“我已经在现场了。”画面很快切换到她所说的现场,人群正慢慢聚拢,仰面看向一个跳楼女。南城,正在与贺君磊研究案情的顾寻忽然抽出了何家灭门案的卷宗,翻看了几页后,递给贺君磊:“何式宏与妻子在何玉柯的葬礼后双双出车祸身亡,心理医生忽然脑梗陷入昏迷,你觉没觉得……”好像有人在报复……或者灭口?
未完待我明天来续

富养的女儿沦为暗娼,吓人了w3.jpg

第41集完

碎碎念

唠两毛

宝儿们,今天带小Z和婆婆出来玩儿了,提着电脑的我表示已经累趴,而小Z在酒店的床上一蹦三尺高:“妈妈,我喜欢住酒店!”儿子呀,你住的是你娘的钱呀~
公众号平台

写了 2437 篇文章,拥有财富 4874,被 0 人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