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热搜词

妻子至死不知,我心里的人是她嫂子

标签: 暂无标签
作者:凌霜降
妻子至死不知,我心里的人是她嫂子w1.jpg

凌霜降原创小说

妻子至死不知,我心里的人是她嫂子w2.jpg

作者|凌霜降·校对| 坚持· 图|贝贝

点击上方专辑可看全部原创短篇小说哦

妻子至死不知,我心里的人是她嫂子w3.jpg

正文

楔子她美丽得张扬,声音婉转高昂,似丽鸟的歌唱。她在台上演贵妃,贵气逼人,宫装出场那会儿,底下听戏的人,每每感觉双膝发软。只可惜,她只是个戏子。一个戏子,再美丽,再高贵,也只是戏子而已。 戏罢,她在后台叫他:“于先生,你的戏词愈加写得精彩。”他站起来,向她微微欠身:“宁班主过奖了。”他俊俏的脸,宁静没有什么表情。他的眼睛也是那样波澜不惊。他总是这样,神情淡然,眼神高傲。 她看着他,许久,才幽幽地说一句:“你几时,才会叫我一声梨落呢?” 他不应她。只低头拿起书本说:“我得到书院去了。”如不是出自寒门,他就只一个背影,都必定是这京城里的倾城男儿。只可惜,他需要一边读书,一边为戏班写戏词来换三餐。 她不是没想过救济他,只是为着照顾他的尊严,便以请他来写戏词为由,资助他寒窗苦读。可她也知,因她是个戏子,他对她,总是有几分轻视的。这分心意,他懂也罢,不懂也罢。她断是已经不能重新开始,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一出生便做个戏子? 他走后,她捡起他落在桌上的一张纸,纸上是他写的新戏词:“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天生丽质难自弃,长恨一曲千古谜,长恨一曲千古思。”她轻轻地把那张纸折好,放进她的梳妆盒里。 清晨,她的房里便传出了婉转哀怨的歌声:“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 听的人都说,京城最妙的戏班宁家班的班主宁梨落唱词里有了切骨的相思。 一这一年,京城的春天来得特别迟。立春那天,下了一场大雪,院里眼见要开的梨花,未来得及绽放,便被大雪冻得伤痕累累。 宁梨落坐在火炉边读书,她认字不多,识的字大多是唱过的戏词。唯一能识全字的书,便是这一本《西厢记》。于是她多年来反反复复,只看这一本。每每看得泪落。 丫头念白捧着一瓦缸的春雪走进来:“小姐,今年春雪虽好,却冻坏了院里的梨花。“” 梨落轻轻地说:“世上多变故,今年的梨花,又要晚开早落了。” 丫头又说:“小姐,你总坐在屋里,对身体不好。过几日春光好,你答应褚公子的邀约,去郊外踏青,青草与杨柳都冒了绿烟,很好看呢。” 她笑丫头:"念白思春了。让我猜猜,可是想见褚公子的侍卫许俊了? 一句话把丫头说得脸色火烫:"姐。" 褚公子,据说是一位皇亲,这两年来成为她的知交,对她照顾有加。 两年前,她决定不再唱戏,于梨落班正是如日中天时,结束了戏班,她向来是仗义女子,所有的钱财,都一一分给戏班的各人作安家费。疏财之后,她已接近身无分文。 丫头念白五岁被她从乞丐窝里捡回来的,说什么也不愿离开她,说要跟她一辈子。她于是带着念白住在这只剩空壳的大院里清贫度日。往日那些眷恋于她美妙唱腔的裙下之臣,早在她不唱戏后消失了个干净。虽只是两人生活,可这日子,处处是开销,她眼见不能支撑下去。唯有考虑将这梨院出卖,换处小些的住所。 想来买院子的,便是这位褚公子。褚公子原以为这宁家主子是一落拓老妇,见面时才知是一清丽佳人。 褚公子送来了银钱,却不取去屋契。说:“只望梨落你当是我朋友便好。” 这褚公子,倒算是有礼之人。时常来访,都只品茶谈天,下棋赏月,不见得是只怀着色心的一般男子。宁梨落才貌皆出色,他虽有心,却时时感觉不能看透这佳人的心思。 只是念白这丫头,心思颇细,断定褚公子必对她有情。 念白尚年轻,不知情这东西,需两厢情愿,此心所对,不是彼心,纵有情又如何? 二立春大雪过后,院里的梨花便开了,一夜之间,一院的雪白。 大早,念白陪着宁梨落在院里赏花,宁梨落拉下一枝细看:“前几日大雪炽下的伤,还是在呢。念白凑过去,果然,被雪炽伤的外层花瓣上,点点焦黄。” 念白忽然唱起:“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 多年前的那出《梨花落》。念白声音倒是清脆,只是少了几分婉转。听着,宁梨落忽然掉下泪珠来,吓得念白赶忙住了口:“小姐,我不再唱便是。” 念白只是无意中哼起,毕竟从小跟在她身边听她唱。她的心里有一段戏词的伤,念白是知晓的。 梨落说:“不关你事,念白,有一日当你像我这样老时,也会时时伤感的。” 这一日早上,宁梨落坐在厅里,面对一院雪白,看一本书。那本书仍是《西厢记》。宁梨落的丫头念白,在回廊前给她煮茶。茶香袅袅,佳人静好。褚公子一进门,所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幅妙画。他隔着一院雪白的梨花,看着梨花深处安静而忧伤的佳人,不禁发了呆。 他年已三十,家里早有贤妻佳儿。遇见宁梨落,他绝不仅仅只想作她的朋友,他为她起了相思。原以为只是浅浅的迷恋,可相思这东西,总会自己生长,日比一日深切。他想少来见她,因他已不能给她正妻的名分,可是,人哪里斗得过自己的心呢。更何况而今他这心里,梨落梨落,只有宁梨落。 他轻轻叹息,举步穿过梨花走进大厅:“梨落。” 她闻言抬头轻笑:“你来了。念白正煮茶。” 他轻轻坐到她的对面,心情安静。若此生每天皆可与她这般对坐饮茶,那也当是人生极致。 三是夜,宁梨落仍对着一院梨花发呆,念白过来拨了拨灯心:“小姐,夜寒,你该歇息了。” 她轻轻应了一声,由念白扶着往里走。 傍晚褚公子走前,忽然问她:“梨落,我娶你为平妻,可好?”他问得小心翼翼,仿佛只这一句话,已是对她的不敬。 褚公子的心,她不是不知道的。褚公子的话,她也是听到了的。只是她许久,都没应话。就此沉默了下来。褚公子起身告辞,眼里似已有波光。她仍不作声。褚公子便匆匆离去了。 褚公子走后,她便看着一院梨花发呆。让念白看着她觉得心里发悚。小姐又恢复两年前的神情了。 情形果然不好。第二天一早,念白便见到宁梨落床前的一滩血,是她昨夜里吐的。 这一天,宁梨落没有起床。又吐了三次血。念白吓得哭:“小姐,你让我去找大夫吧。” 宁梨落不说话,只是苍白着脸摇头。 念白还是偷偷地去找了褚公子。可等褚公子带着大夫到梨院时,只见念白坐在回廊前哭:“小姐不见了。” 褚公子也慌了:“梨落几乎从不出门!”念白哭得更伤害:“我每间房都找遍,小姐真的不见了!小姐不要我了!” 褚公子带着侍卫许俊,满京城地跑了一天,仍是不见梨落的影子。只好和念白一道,坐在梨院大门外等。 傍晚,天阴得厉害。细密的雨水使街道都蒙了白,宁梨落终于从细雨深处慢慢的走来了。念白尖叫一声哭着冲过去:“小姐!你去哪了。你把我吓死了。” 褚公子一下跌坐在地上,这一整天,他以为再见不着她了。 谁也不知这一整天,病着的宁梨落到底去了哪。只是这一整天之后,她忽然又好了起来。不病了,如往常一样看书抚琴,褚公子来的时候,也品茶聊天。只是,褚公子再不敢提要娶她作平妻的事。 四她去了城西的书院,又去了往日戏班的旧址。她用整整一日,来回想她曾与他共同走过的地方,坐过的地方,以及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 城西的书院里,仍有如他那般的寒门学子在孜孜不倦,一如当日的他。 梨落班的旧址已换了戏班,唱旦角的,是一名俊秀男子,写戏词的,是一个老书生。 她第一次遇见他的地方,是一个街角。
那天是冬至,大雪。他抱着一捆书,已经饿到晕倒。她和念白扶他回到戏班,他吃那碗面,失去了仪容,可却神情可爱。
那时,他说:“我没有银两可付面钱。”她笑,随手拿起一本书:“我不识字。你教我读一本书作面钱罢。”他就真的教了她,一字一句。他教得那样认真。他不想欠她的情。那本书,是《西厢记》。 可她是前生欠他的罢,她从来对他有情,而他,却淡淡的,冷冷的,知她希望他叫她一声梨落,却偏偏从来只叫她宁班主。 她放他在心头最软处,他却放她在嘴边。是,那时,他是她的心上人,她却只是他的米饭班主。无论她对他再好,他亦然淡淡的。科举在即,她悄悄地在他包袱里放银子,她对他说:“于先生,明天,就不用来了。” 她想,那些银子,总够他专心读书了。他一心苦读,不就是为着鱼跃龙门么。她再想每天看见他,亦不能阻着他的前程。 她原以为,再唱一两年,多挣些银钱,才结束戏班,到时若与他仍有缘分,便不再有这层戏子之身的顾忌。 只是没想到,他走后一个月,她竟相思成疾,一天早上起来吐了血,便再也不能开口唱了。一个戏子,嗓子却再不能唱,还能如何呢?她只有匆匆结束戏班。 她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的。 仔细思量过许多次。终于是没有去。去做什么呢?告诉他她已再不是戏子?告诉他她的心意?都不好。只愿他能一举中榜。 她想,他若是对她有些许情分,总是知道她仍住在这梨院里。她足不出户,想他时抚琴,读他曾教她读的《西厢记》。她在等他。 可她愈等,他愈不来。来的是别人。难道她真要嫁给别人么?可她满心满怀,都还是他呀。 五一转眼,又是一年过去。十一岁的小丫头念白已经出落成娇嫩可人的十六岁少女。

宁梨落仍是清瘦,姿容一如往昔。她终于把念白的终身许给了经常跟着褚公子来梨院拜访的侠士许俊。她对念白说:“你看,即便我不嫁给褚公子,你与许俊是有情人,终也会成眷属。”念白却答:“在没有人照顾你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也算是主仆情深。 院里的梨花已开尽,正是一地梨花雪时。念白如往常一样提议:“小姐,郊外春色正好,去踏青吧?” 原以为宁梨落依然是淡淡地说不去,可今天她却应:“去备马车吧。” 念白高兴地去拿她的雪色斗蓬:“不用备,褚公子和许俊正在门外候着呢。” 宁梨落轻轻地叹息,这些年,自己只顾自己思量,也难为了这青春活泼的丫头了。 宁梨落后来想,这一天,她本也是应当不出门的。 又或者,冥冥之中,注定这一天她必须出门,以便了却一段只有如血相思一般的情丝。 快到城门时,马车停了。许俊轻轻地对车里说:“公子,格格与额驸归宁回京,我们且等一等。” 也是念白那样好奇,掀起窗帘:“听说这额驸是状元,人长得俊俏。” 宁梨落说:“小丫头,说这话就不怕许俊听到?” 她说时,眼睛一扫扫过了窗帘外,那骑着白马远远走过来的人是谁呀,那样俊俏的脸,那样俊逸的神采,那样淡然的神情,那样淡漠高傲的眼神。他身后,是华丽的凤鸾,凤鸾上,坐着这天下最高贵的女子。那是他的妻。 宁梨落硬生生地把自己的目光拉回,急急地转身,胸口一闷,哇的一声,一口血吐了出来,血花溅到对面褚公子的衣裳,星星点点。 褚公子抱住她,急急地喊:“许俊许俊,快快回头去医馆。” 三天后,宁梨落才幽幽醒转,三日来片刻不离守在她床前的褚公子形容憔悴,见她醒来,喜极而泣:“我知你不会不醒。不会不醒。” 她微微笑:“我这样子,你可还愿意娶我?” 六三月,京城春光大好。褚公子风光地把一名宁姓女子娶进了褚府,与褚公子结发十二年的福晋平起平坐。据说,这位宁夫人长相清丽,是个善抚琴的解语花,只是身体病弱极。
褚公子为了讨好她,在李府后僻出一个大院,种满了梨花,以便春天的时候,宁夫人能在梨花下赏花抚琴。 这日,褚公子府有贵客。额驸陪着格格,看望哥哥来了。褚公子果然是天之娇子。是呀,在京城住的富贵人家,姓爱新觉罗的又有几家呢? 宁梨落在梨院里抚琴,她的个性仍与未嫁前一般淡然,不喜出门,不喜争风。褚公子的原配,反而因此对她多几分怜惜,季节变换,吩咐给她送来的衣裳,总轻巧暖和,说是怕她冻坏了身子。得到这样的照顾,已算是幸运。哪里还用去争什么。况且有些东西,就是你去争,也争不来。 “哟,哥哥娶的新福晋,当真是清丽出尘呢。”
随着脆生生的笑声,一个丰满富丽的女子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是并排而来的褚公子和新额驸,宁梨落一怔,筝的一声,琴弦断了一根。 却原来,她虽已见到他娶了新妇,她早也已嫁了他人,再遇见他,她还是不能心静如水。 还是不能。 院里此时正是青梨挂树梢时,格格竟不怕酸,伸手摘一只咬:“刚才见了我嫂子,说我爱吃酸,定生儿子。 呵,她怀孕了。她怀了他的孩子! 她说着,已来到她的身边,细细地凑近看她的脸:“美是美,就是瘦了些。哥哥家是不是吃不好?” 是个活泼的女子。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活泼的女子。 褚公子已走近,伸手扶起她,说:“这便是我的妻子梨落。梨落,这是香然格格与额驸。” 宁梨落稳住心神,欠身作福:“格格。额驸。” 眼泪一直在眼睛里打转,但终于,她还是忍住了。 额驸与格格终于告辞了。褚公子没去送客,紧紧扶住摇摇欲坠的她:“梨落,你怎么了?”她闷哼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褚公子大喊:“快请大夫!” 七大夫一个个来了,又一个个去了。连宫里的御医,都来了好几趟,药端进去一碗又一碗,宁梨落,始终没能再在院里出现。 念白瘦了一圈,褚公子,更是憔悴。 这一日,格格与额驸来了。禇公子轻轻抱起已极虚弱的宁梨落:“梨落,香然和额驸来看望你”。 已多日未曾醒来的宁梨落这才睁开了眼睛,病成如此,她仍有几分清丽出尘,那一双妙目,更是顾盼流情。 香然格格倒是单纯,眼见先前活生生的美人,此刻就快香消魂散,不住地用手帕抹泪。那额驸,也在看她,只是神情虽俊俏,却淡漠,眼神也清冷。 呵,原来呀,他终是对她是没有情份的。所以即便她对她再好,也不算知遇。更不是知己。才五年过去,她时时记挂他不忘,而他,却早已当她是陌生人。 只是陌生人,又何须再记挂呢? 宁梨落闭上了眼睛,在褚公子和念白的痛哭声里,再也没有醒来。 七日后,尚未足月的香然格格临盆,当晚便产下一位小格格,据说,这位小格格的哭声非常清脆,生得一双极美的眼睛。 有件奇事,当时,额驸抱着刚出生的小格格,大哭。大家都说是第一次做父亲的原因。 做了父亲后,额驸对香然格格更尊重爱护,尤其小格格,更是极得额驸宠爱。事事皆顺着她。她身为皇家格格要去学唱戏,额驸便请来京城里最好的戏子,手把手地教她唱。 据说,她长得极像当年她的禇亲王舅舅所娶的一位侧福晋,可惜命薄早逝了。 八每年冬至,额驸都会一个人喝酒,整天都不作声。 都说他在怀念一个女子。 但这个女子,额驸从不曾提起,香然格格亦终其一生都不知道她是谁。 这世上,大概只有额驸自己是知道的。 这名女子,曾在他最落拓时救助过他,她长得极美,他甚至不敢叫她的名。他对她有情分,她却对他无情。 在科举临近那年冬天,她竟把他辞退,他身无分文地离开的路上,又遇着小偷,唯一的包袱被偷走。所幸天无绝人之路,路过的香然格格救了他。他又凭自己的才学,中得状元,并与格格结亲。 本应了无遗憾,不料却在褚亲王府重遇了她。她仍美极,成了褚亲王的福晋。他使君有妇,她梨落有夫,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她最后的时刻,在别的男人的怀里闭上眼睛。 为着她赶他走的绝情,他是恨她的。因为恨,才装得出淡漠。可淡漠下,他自己知道,他又是爱她的。所以,视她去后七天时所生的女儿为至宝。不能爱她,就找一个长得像她的人来疼爱吧。

《完》

妻子至死不知,我心里的人是她嫂子w4.jpg

碎碎念

这个故事是古风。每一次我发古风故事的时候,都有读者用现代的思想与行为模式去解读。每当看到这样的留言,我都有些遗憾,从前车马慢呀,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惜快节奏的现代生活,让很多人都不肯耐心地理解一个故事了。圆满的,都是故事,不圆满的,才是真实的人生。
公众号平台

写了 2437 篇文章,拥有财富 4874,被 0 人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返回顶部